陌秋

关于之前说过的彩蛋

因为是在学校画的所以细节部分请忽略,谢谢。

不知道怎么回事越画越长,明明一开始只打算画一篇完事的,画完这么多以后我发现我好像只会画纲吉了😂

字丑请谅解……不知道怎么回事横过来了,现在还不太会用lof搞这个
( ̄▽ ̄)

其实还有一段但是没勇气发出去了……

沢田纲吉生日快乐!

肝了一周的阿纲,真的画的要死掉了,然后强迫症发作,一张要改四五遍,越画越难看,最后我选择死亡(不是)

因为是在学校画的,有些细节忘记了,画的也不太好看,能画完27个我真的尽力了!勾线就放弃了,等到以后有时间再勾。

因为是第一次赶上纲吉君生贺,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

最后,纲吉君生日快乐呀!
(/≧▽≦/)

(有没有人想看拆礼物啊想看我就画!O▽O)

十分钟速绘!!!

对不起R爷我居然忘记了你的生日!!

(R爷真可爱……噗!)(被列恩拍飞)

在学校闲着没事干画的,好像进步了一点点……吧……(越来越弱)

终于考完啦!!我现在只想睡它个三天三夜(不可能的)


明明是考试结果每天早上醒过来都是浑身的肌肉酸疼呢……


可能是搬行李的原因?


总之,彭格列日报,六道骰子,开更(不定期)


p1是手绘截图

p2p3是借朋友的笔画的(穷人家的孩子呜呜呜(┯_┯))

差距大到我想哭……

tag不敢打凹凸世界的看看就得了。

脑洞:(我努力……)彭格列日报

在里世界的第一黑手党家族彭格列里,有一个直属门外顾问的神秘部门。

彭格列六大部:朝八晚九深夜加班,工作多到累成狗

神秘部门:隐藏在彭格列六大部中的神秘人士,为了彭格列员工的精神生活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据神秘部门的部长爆料,该部门员工福利与十代目有关。

于是乎,一个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少女,向部长提交了入部申请

部长笑着摸了摸少女的头,笑容慈祥:小C啊,以后,你就是这个部门的部长了!

少女一脸懵逼的被交接工作,看着前·部长跑的飞快的背影,发出了来自灵魂的疑问:哎?

黄叶吹落,时光飞逝,一年过去了,神秘部门终于迎来了第一份任务!

彭格列日报:

震惊!!!

十代首领疑似在金店挑选戒指!

                                                              TBC.

[6996]六道骰子

1.其实写这个是因为有一天做梦醒了啥都不记得就记得“六道骰子”四个字,然后……‘六道骰子……六道骸?啥玩意……’

2.更新待续(9/6更新也不一定哦(´-ω-`))

3.本来没想写的,但是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六月九日,没什么,可是今天下雨啊!我写的时候还起雾了,突然就那什么了好不好!

4.说要写了就要写,本来是想正好六点零九或者九点零六发的,可惜因为学校的原因,到现在才码完……(这什么诡异的执念!)

5.文笔一般请见谅不喜左上再见*\(๑• ₃ •๑)

以下正文

入目是一片白茫茫的雾,伸手拨开雾,熟悉的草地让她轻唤出声:

“骸大人……”

仿佛是回应她的呼唤,雾气席卷而来,六道骸从雾中走出:“KUFUFUFU,怎么了,我的小凪?”

库洛姆摇摇头,有些茫然的看着六道骸,然后脸颊泛起微红:“我,我想骸大人了……”

六道骸看着面前脸红低头的少女,眼中闪过不知名的光,然后伸出手摸上库洛姆的头,揉了揉。

······ ······

库洛姆睁开眼睛,伸手摸上自己的头顶,紫色的眸子里笑意满满。

‘今天,骸大人摸我的头了……’

少女躺在床上还没高兴一会儿,一阵尖锐的铃声打断了她。

库洛姆被吓一跳,手忙脚乱的关掉了闹钟,重重的吁了一口气。

“呼——”

该起床了。

库洛姆·骷髅,十七岁,职业黑手党,身份是彭格列家族的第二位雾之守护者。

不过……

库洛姆的手指从黑色的西装上移开。

今天可是难得的假期。

“京子,小春,对不起我是不是来晚了?”

看到约定的地方已经站了两个好友,库洛姆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库洛姆酱!”

京子和小春向库洛姆招着手,看着她走到面前。

听到库洛姆的话,京子笑着摇了摇头:“才没有呢,是我们都早到了,你看,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呢。”

库洛姆看着京子的手表,觉得有些不对劲。

‘是这样吗?’

库洛姆没有疑惑多久就被小春打断了:“哈伊!库洛姆你的裙子好漂亮啊,和你的眼睛特别配!”

听到夸赞,库洛姆害羞的笑了:“这是骸大人帮我挑的……”

听到这句话,小春笑着问:“库洛姆,你是不是喜欢那个‘骸大人’啊?”

库洛姆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看到她这个反应,京子和小春都明白了,但是并没有说破,而是给她祝福的笑容,可惜库洛姆低着头并没有看到。

“库洛姆!”

“是!”

小春突然抬起库洛姆的头,很认真的跟她说:“库洛姆不要总是低头,这样会没有自信的!”

“哎?可,可是……”

“没有可是!”

“我,我知道了,我会改掉的!”

“这才对嘛!小春我很欣慰!”

京子看了眼手表:“糟糕,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小春,库洛姆,我们快点走吧!多米尼的限定蛋糕可是很抢手的!”

“哈伊!那可要快点啦!”

“嗯!我们快走吧!”

——————彭格列总部医疗部

“BOSS。”

“嗯。”

沢田纲吉向医疗部长打过招呼,推门走进一间封锁起来的屋子。

六道骸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看向门口,看见是沢田纲吉后才稍稍放下警惕,但还是防备着的。

沢田纲吉皱眉:“骸,找到了吗?”

六道骸挑眉:“你说呢?”

沢田纲吉叹气,仿佛又回到了十四五岁的年纪,放下了一切负担,六道骸有些恍神,不知不觉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沢田纲吉也已经从那个废柴纲变成了现在这个独自扛起一切的十代首领。

“她……”

沢田纲吉打断了他难得的恍神,他看着沢田纲吉等着下文。

沢田纲吉看着六道骸和另一人交握的双手,安慰道:“她……库洛姆一定会没事的。”

六道骸握紧躺在病床上的女孩的手,勾出一个笑容:

“KUFUFUFU,她一定会没事的。”

因为我在。

TBC.

马上中考了,我决不怀念食堂

……开玩笑的。


偶尔也是会怀念的,虽然食堂的饭菜不好吃,还特肉麻的写着“校园佳肴味如家”,食堂阿姨还老不小心把菜舀多烫到我手,人多到超级吵…………


但它还是很好的。


呵呵。(划掉)


先说说食堂的菜吧,三年了,三年我还不知道食谱是什么,倒是训练出了在教室里闻到味就知道是什么菜的神技(我快变成汪汪了……)


要说菜的话,酱烧鲭鱼绝对是当之无愧的黑暗料理,当年一无所知的我吃的很嗨皮,直到有一次我看到鱼骨变成了青色……


那滋味……


还有小学特喜欢吃的食堂的乱炒,初中居然是辣的……一点味都没有!如果有,那就是辣味,第一次吃的时候,连我这个能干啃辣椒的人都辣到眼泪飙出来,可想而知……唉╯﹏╰……


其他的凉拌豆芽,茄子炖肥肉(里面还有没拔干净毛的火腿),洋葱炒木耳鸡蛋等……就不提了(饶了我吧)


唯一味道还行的是鸡肉炖土豆,可是我心灵的安慰啊T v T


直到一个月前,我突然觉得食堂的味不对,打听了一下才发现大厨换了,我对学弟学妹们表示森森的嫉妒……


最后来句大实话:要特么不是因为穷,谁会委屈自己吃食堂啊!可恶好羡慕那些做饭好吃的食堂!


(其实我闺蜜的学校才是真正的·魔鬼食堂,我从来没有见过可以草莓炖年糕的存在,我以为那只存在小说中现实里居然有啊啊啊!太可怕了……


那些完全无语的舍友们

马上要睡觉翻到了这个,实在控制不住我蠢蠢欲动的手啊!


记得是冬天吧,女生宿舍不是总有人乐意窜寝么(我就不明白了本来就不大的床两个人不挤吗!),然后女生a和舍友l一起偷偷摸摸的跑到厕所去玩(为什么有人这么喜欢闻厕所味)然后当时我正迷迷糊糊要睡着了,突然两声杀鸡般的惨叫响彻整个楼层,然后我就看见我那两个同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回来,其中一个还摔了一跤。


“你们两个他妈的有毛病啊!”被惹毛的寝霸。


女生a和舍友l脸色惨白笑容诡异:“妈的老娘见鬼了!”


我:………………?……!


寝室老师风一般拍开我们的寝室门:“怎么又是你们俩!a!l!马上给我滚管理室去!”


还有一次,所有人疯了似的作翻天了要,打开小夜灯他妈的……跳蹦迪。


还有人趴到窗户上唱“死了~都要爱~”


有人拿了扫把捅墙上的塑料管子(我们那时是女寝最后一个,隔壁就是男寝)


简直是群魔乱舞……


简直让人怀疑她们是不是女生……


我和其他两个不合群的看傻逼似的看她们。


然后等我反应过来,那两个不合群的已经开始行酒令了。


我:……尼玛有完没完了!


我至今没想起当时因为什么而疯狂。


哦还有一次,特无语。


那天我因为明天要体检,去阳台收洗好的袜子,然后等我查了一遍,发现丢了一双新买的白袜子。


我:……fa#k!有没有人性了连袜子都偷啊啊啊啊!


隔天,阳台上又出现了穿过的,没洗的,我的白袜子。


唉……


每天早上都能看见舍友在化妆已经是常事了,但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地上全是小零食的袋子而且还看到今天是自己值日的时候究竟有糟心你知道吗!


她们怎么那么有钱啊给我心疼一下父母赚的钱啊摔!